偷心的贼

【瓶邪】(都是影帝!)

★   架空小短篇

★  关键词:  大学恋人     同居   双方还未见过父母家人

正文:

当张起灵傍晚时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火急火燎的拖着行李箱打开自家大门的时候,一眼就看见放在门边鞋柜上不属于吴邪的的高档皮鞋,本来还想换鞋又发现家里仅有的两双棉拖也不在原来的位置,这些发现告诉了他只有一个可能:家里来了一个:   男  !人!

果然走到客厅的时候,就看见随意搭在沙发上不属于吴邪的一套阿玛尼的西装和吴邪的咖色的夹克。家里很静,只有浴室还传有哗哗的水声……此刻的张起灵的心情不得不说有点复杂,自己在外出差大半个月,一回来就发现家里来个男人,自认内心很强大的自己才发现对于去卧室的距离却是那样的沉重,他不想在他和吴邪的大床上发现上面躺着另外一个男人或者包括吴邪自己!

这时,浴室传来不属于吴邪的声音:“小邪,你怎么起床了,你身上还有伤,你坐在沙发上等我,我熬了粥等一下就可以吃了。”

张起灵听了这话,本来就很复杂的心情,气的一把甩开行李箱就快步赶去卧室,当手握着门把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由于紧张变得冷汗湿淋,他下意识的在裤子摸了一把,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听吴邪解释,别动手!

打开门,就看见吴邪面色潮红的躺在床上,张起灵走近看:吴邪还睡着,但是睡的并不安稳,好看的眉头因身上不舒服而轻皱着……张起灵看着看着,手就下意识就伸向他眉头处,想替他抚平。当手快放到上面的时候,突然又想到什么,手又狠狠的握成拳头,停在半空,又慢慢的收了回来,毫不犹豫地转身退出了卧室,走到门口时候听到吴邪喃喃细语:“小哥……”

张起灵深呼了一口气,轻轻的关上了门,走向客厅,从浴室洗完澡出来的吴三省看见从卧室出来的张起灵,两人同时都楞了,吴三省本来想打个招呼,结果就看见张起灵面色黑沉,口气不善的向他问道:“你是谁?”

吓的吴三省差点下意识回答:“老子,是他三叔!”可他看见张起灵气憤紧握拳头的手,还有一副干架的气势,心里本来就对他不待见,明明吴家好好的一棵白菜,就被眼前一头“猪”给拱了,想想就是气!就看见吴三省一改先前错楞的表情,咪了一下眼睛,嘴角也微微勾了起来,从西服口袋了摸出了烟点上顺便悠哉的坐在沙发上,歪着头看向张起灵,漫不经心的开口道:“你问我是谁?我还想问你是谁?”问完发现张起灵还是那副面瘫的表情,也不答话,约等了半刻钟,吴三省终于憋不住接着说:“实话告诉你,吴邪一直是我的人,你出个价吧,可以离开他!”说完,吴三省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盯着张起灵。

只见张起灵听完转过身就进了厨房,留了一脸懵逼的吴三省在客厅……

等了十多分钟,只见张起灵一手拿着茶壶一手拿着茶杯就出来了,将泡好的茶放在吴三省面前的位置,声音清冷的说道:“喝杯茶,润润嗓”

吴三省看见眼前茶杯冒出一缕缕的热色还伴着他喜欢喝的雨前龙井的香味,他自认看过各色各类的人可突然对眼前的人着实摸不透他的举动,“不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吗?”

吴三省故作冷静的端起了茶,珉了一口,心里默默的叹口气:“这小子泡的茶简直要比吴邪那个臭小子泡的好喝多了,吴邪每次都是茶叶一丢,开水一灌就给老子端来了,简直是浪费好茶!”

吴三省都快喝完半杯了,看见张起灵还是端正坐在旁边的位置默默的看着他,也不说话。

吴三省看见对方完全没有想搭理的态度,本来有点消的火气,又窜起了苗头,嘲讽的说道:“小伙子,还是开个价吧,过了这村就没就店了,20w对于你也不算小数目,而且吴邪他是我包养的人,你就一点不介意?”

张起灵眼神平静的看着吴三省口气坚定的说道:“你出多少钱,我也不会离开吴邪,除非吴邪他主动离开我!”

吴三省很好奇的笑道:“你就一点不介意吴邪跟其他男人?”

张起灵也勾起淡淡的笑:“不介意,因为我爱他!”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随着卧室的门“吱”的一声,两人同时望向了门口,只见吴邪穿着睡衣,一手还揉着眼睛,脚还一拐一拐的慢悠悠的走出来,两人又同时起身,可显然有人比吴三省跑的快,张起灵走到吴邪的跟前,看见吴邪露出的胳膊还缠着绷带,脸色难看可又心疼的问道:“怎么弄的?”

吴邪本来还没怎清醒的头脑被张起灵冷冷的声音一击,瞬速回神,看到半个月没见的爱人难看的表情顿时讨好的伸出双手抱上对方的腰,头还在对方的颈上蹭了又蹭轻声的说道:“你这么快就回来了,打电话的时候,不是还没上飞机吗?”

只听到不远处传来“咳,咳,咳”声飘了过来,才惊醒还腻歪的两人,吴邪偏过头看见吴三省手里端着茶,一副看好戏的坐在自家客厅的看着他们,吴邪呼着一下红了脸结巴的说道:“三叔,你还没走吗?”

吴三省没好气的回道:“老公回来了,就急着赶着我走,你个小没良心的!”

直到三人坐在饭桌上,张起灵才知道原来他上飞机时给吴邪打的电话才害的吴邪一边接电话,一边过马路,没有看见飞驰过来的摩托车,避让不及手肘和腿处被擦挂了一下。

至于吴三省呢?是刚好和合作商谈好业务从咖啡厅里出来,看见吴邪就想跟他打招呼,眼看见他被撞了,吓的他魂都丢了一半,把人送去医院,医生给吴邪做伤口紧急处理,开了药,由于这两天医院床位紧张,就没让他们留在医院观察。

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张起灵总算松了口气,手摸着吴邪的头发心有余悸的说道:“以后过马路,就算有电话也别接,注意安全!”

吴三省此刻才发现张起不是没有表情,也不是心理冷漠的人,只是面对的人不一样,自从吴邪出来了,眼神柔的都可以溢出了水,难怪吴邪会死心塌地的要跟着这人。看着这两人又在餐桌上视无旁人那腻乎的劲,心里无不感叹:“看来我们老吴家这一棵白菜真是彻底被猪拱了,哎!”边想边叹气……

吴邪终于反应过来,旁边还有一个人,不好意思的陪笑道:“三叔,吃完走吗?”

吴三省本来想着吃完就走的,看见吴邪一副狐狸样,故作刁难道:“你这是赶我走吗?你们家不是还有一件客房吗?我吃完就睡那。”

吴邪本来还想着好容易等回了人,晚上还有些想法,瞬间就被吴三省的话打破,表情哀怨的看向张起灵。张起灵好笑的看着吴邪的样子,在桌下捏了捏他的手,话却对吴三省说道:“三叔,我现在就去给你收拾一下!”

吴家叔侄看着张起灵消失在客房,吴邪才对吴三省挑眉得意的说道:“我找的人怎么样?好吧?”

吴三省在吴邪的额头上用手指轻弹了一下:“是个女的更好!不过也勉强过关了。”

晚上,当瓶邪两人躺在床上,张起灵小心翼翼的避开吴邪受伤的胳膊,将人揽在怀里,享受属于两人幸福的时光。

“小哥,今天三叔拿钱试探你,你不会生气吧?”

“不会,那是你三叔。”

“小哥,你真好!”说完高兴的在张起灵脸上啵了一口。

“吴邪,如果我们分开的时间变长,你会找其他人吗?”

“当然不会,你可是老子在大学里追了三年的人,我怎么可能去找别人,你别被三叔影响了!”

“其实,在大学里我也暗暗喜欢你三年。”

………

最后只听吴邪一声怒吼:“张起灵,你给老子滚去:  睡!沙!发!”

至于,张起灵那晚有没有去睡沙发,我们并不清楚,不过吴三省一早出门的时候,没发现沙发有人睡过的痕迹!

END

小剧场1:    张起灵不知道的事

吴邪在大学第三年的时候,就瞒着张起灵向家人出了柜,气的吴一穷拿着扫帚就将吴邪打出门,又断了他三个月的生活费,后来吴一穷不放心又派吴三省去调查吴邪口中那个张学霸的背景,得回来的消息,“这人除了是个男的外,完全符合他们家对儿媳妇的要求!”

剧场2:  吴邪叔侄不知道的事

张起灵一回家的时候,看见有别的男人的鞋和外套的时候,他的确很紧张,很忐忑,生怕看见吴邪真的和别人在一起的画面,直到在客厅里看见吴三省的时候,才总算松了一口气。他为了能更好的跟吴邪将来也在一起,很早就开始调查吴邪的家人的爱好和生活习惯,所以才会给吴三省泡他爱喝的茶,知道吴三省说话的习惯……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