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的贼

【瓶邪】(再见,前任!) (上)

★架空   occ属于我

先送上一首歌 《后悔》的歌词:

总在难过的时候想起你的笑,

总在寂寞的时候想起你的好,

离开以后,才感觉你对我多重要,像失去依靠。

陌生的人群分手的街道,熟悉的空气还有往日的欢笑,

天真的相信可以轻易把你忘掉,却自寻烦恼。

他们说你常常问起我,像关心一个老朋友,

对爱,我们一样太执着,对谁都不愿说出口。

我已经开始后悔,是否你已意冷心灰,

其实我除了你,从不曾爱着谁,

是不是年轻岁月,总要掉一些眼泪,

将来回忆的时候才会凄美。

正文:

    
吴邪没想到再次见到张起灵是这样一个场景,他的发小兼好友小花(正名:解雨辰)因为临时接待一个重要的客户,把陪女朋友霍秀秀看电影院最近特别火的剧《前任,3》的责任交给了他。

如果知道在这里要见到这个人的话,吴邪宁愿被小花打死也不会来。在电影院院里遇见前任还和前任坐在一起看《前任3,再见前任!》你说是多么诡异和狗血的事。

当秀秀好不容易拿着手中的电影票找到座位,高兴的呼了一声:“终于找到了,咦,旁边这位哥哥好帅!”说完,转过身将身后的吴邪拉到前面还嘀咕道:“他帅是帅,可是一看就属于冰山系的,还是我小花哥哥看着温暖。”

吴邪本也好奇能让秀秀说出“帅”字的是谁?一看,就惊讶的僵在那里仿佛被人实了定身术一样,眼里满满都是这个人的样子,在荧幕的光照下,对方本来就肤白的脸变的更白,黑色的眼睛在这暗光下变的更亮,脸上满满都是惊喜和错愕的表情……分别五年的人这回再见,竟然看不出来时间溜走的痕迹,如果没有看见他手腕上还有一只芊芊玉手,吴邪可能会想他们这可能回到了五年前的场景。

双方的女士可能看见他们望彼此的时间有点长,好奇地各自拉拉问道:“认识?熟人?”

张起灵这才反应过来,立刻不动声色的放下云彩还放在他腕上的手,回道:“朋友。”

吴邪看到这一幕,不自然的灿笑了一声:“高中同学。”

两方的女士听到这样的回答,虽然好奇可是也赖不住电影的开始,纷纷拉着同伴坐下。

吴邪一坐下,就将手中的爆米花拿给秀秀,还贴心的将可乐放在她座椅旁边专门放饮料的位置上。虽然此刻他的心里可谓了一千只羊驼跑过的节奏,可是他也不得不按下心情让自己快点融入电影的情节……

别人都在津津有味的看着电影,而张起灵却神情专注的盯着旁边的人,吴邪还是记忆中的那个样子,笑起来弯弯的眉眼,脸变的更有棱角了,不像读书的时候,脸还是胖嘟嘟的,一笑还有一个小酒窝,以前一头软软的黑发却变成浅栗色的,不知道现在摸上去手感会怎么样?

张起灵这时没想到本来还假装认真看电影的人,转过头惊愕的盯着自己,还挑了一下眉试意一下头顶,原来自己可能想的太专注,自己的手居然不知何时放在了对方头上。

吴邪看着对方还想再摸摸的感觉忍不住地揶揄道:“张同学,手感好吗?”

张起灵本想立刻就收回手,听到他这么说,收回之前又撸了一把回道:“挺好!”说完,也不看他,转头专心的去看电影,仿佛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只留下吴邪气的鼓起腮帮的脸……吴邪只顾着生气,却没看见张起灵转头时因心情好点而勾起的嘴角。

电影里的韩庚站在广场上戴着紧箍咒时大声的喊道:“林佳,我爱你!林佳,我爱你!林佳……”

看到此刻,吴邪听着伤感的背景音乐,眼泪也争先恐后的想涌了出来,他忍着心痛的感觉抬头看向天花板,想让眼泪流回去。

回想起:他和张起灵曾经在高中里也是一对恋人,还是被别人并不看好的同性恋人,过了那么多年,他们当初是怎样走在一起的差不多都忘了,但是分手的原因却还是逃不开那样的狗血。

他们是高三下学期那年才正式在一起的,知晓他们的关系的也只有同寝室的小花和胖子。本来他们也隐藏的挺好,只是那天
张起灵收到国外一所大学给他寄来的录取涵,并在信上注明:由于该同学成绩特别优秀,可以减免一半学费,如果入校后成绩是全校第一名还可以提供全额奖学金。这对于从广西巴乃出来的穷小子是多么大的机会。当时就把吴邪高兴的拉着人就跑,直到跑到那片通往寝室的小树林,吴邪两头看到没人就喜不自禁的抱着张起灵就吻了起来……

这一幕就被随后赶来的班主任陈文锦(吴邪未来的三婶)撞见,把她惊的赶紧的捂紧嘴巴,退到一颗大树后,直到他们离开后才从树后出来,再离开……

后来陈文锦有几次和吴三省吃饭,看到吴三省兴高采烈的聊起吴邪小时候的事是如何,如何的皮,她总是欲言又止,可是最后还是忍不住将看到的事情全盘的告诉了吴三省。

吴三省听完,那个气啊,忍不住立刻就发飙:“看我不打死他这个兔崽子,他好的不学,偏去跟老二学,我们老吴一个就够受了,还来两个,妈的,造的什么虐啊!”

陈文锦看着这气势,万一在学校闹大了还得了,赶紧将其安抚下来,“有什么事,等他们高考完再说,如果你这一闹,就等于直接毁了这两个都优秀的孩子。”

吴三省气的闷头抽着烟,也不再出声。陈文锦看着也总算松了一口气,一切都等高考结束!

虽然张起灵不用参加也可以被录取,但是也不想被别人说闲话,照样和别人一样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甚至还多出一样工作就是监督吴邪复习,谁都希望未来两人都可以在同一所大学里学习和生活毕竟国外对对于同性恋接受度比较高。

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骨感。

当吴邪拿着和张起灵同一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高兴的回家报喜的时候,却只看到吴三省一个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他。得到一个让他痛不欲生的决定:“他和张起灵只能一个人上那所学校,如果让张起灵上话他可以负责他大学的全部的费用。”

吴三省不愧是老狐狸走之前还警告吴邪:
两人必须彻底分手,别给他整什么: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把戏。他会派人一直跟着,至于吴邪,他自有安排。

吴邪仿佛被人从高高的云雾上推了下来,手中的通知书此刻再也没什么意义,手一松就轻轻飘落在地板上,他麻木的走回他的寝室,门一合上,就滑在地板上坐了下去,两手抱着双膝,头深深的埋了下去,此刻眼泪流像断了线的风筝一一滴了下来……他知道他们俩的路不好走,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分手,小哥曾是那么冷的一个人,好像除了学习以外其他的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里,心里。他们刚接触的时候,也摩擦不断,他甚至还故意惹事,在一次入冬的时候,将一盆冷水放在教室门顶,等张起灵一推,那盆水淋了下来将他浇了透,当时张起灵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他,转身就回了寝室。他还是被后面跟来上课的文锦姨揪着耳朵拉到办公室,好一顿骂,不过也那时得知小哥的身世,后来当然是变成了“欢喜冤家”……随着回忆越多,心就越痛,眼泪也越多的流了下来……“小哥,我要怎么办?”

电影的背景音乐此刻也忧伤的响起,观众们也一一离场,秀秀也收拾着自己的物品准备离开才发现旁边的人状态不对,弯腰拉了一下他,竟然看见吴邪泪流满面呆呆的对着屏幕……她本来想去抱一下他,却没想到有个人在她做出动作之前已经将人搂在了怀里,手还在背上轻轻的拍着温柔的说着:“没事了,我在,我在……”

吴邪将头深深地埋在张起灵的颈部,贪恋吸着他的气息,小声说道:“小哥,对不起……”

一声清亮的女声响起:“起灵哥,这是怎么啦?”

吴邪立刻回了一下神,将头抬起,打量这个说话的女生,一看就属于漂亮型的,精致的五官,凹凸的身材,脸上还带着一些恼羞成怒的表情,就像自己的心爱的玩具被别人抢了似的,想到这里他才惊觉抱着他的人是谁,他赶紧用手拉开对方,别过头擦掉脸上的泪痕,清了清嗓子,站了起来说道:“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看这部剧的时候,我想起了我前任,也挺漂亮的女生,可惜分了。”

说完吴邪也不等别人怎样的反应,拉着秀秀就自顾离开,自然没看见张起灵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浅笑……

如果回到五年前张起灵不懂吴邪为什么在大学开学前夕提出分手,但是现在……

吴邪把秀秀安全的送回了家,逃似的回了家,窝在沙发上给胖子电话:“胖子,我,我,今天碰见小哥了。”

王胖子一边打着游戏,一边不在意的说道:“哦,你今天才看见啊,前几天小哥一回国就联系了我,主要是问你的情况,放心,我答应过你的,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吴邪听到胖子的话竟然有些小失落,奄奄回道:“哦。”

胖子那边又传来游戏的声音好像是王者荣耀还夹着他的骂声,“看你胖爷的厉害,哎哎天真,今天看见小哥身边那个女的没有?”

吴邪本一颗怂拉的脑袋一下就精神起来急忙问道:“你见到了?”

胖子:“可不是,当时小哥都还没介绍,她居然当的我的面就挽起了小哥的手,还自我介绍她是张起灵的女朋友,要不是她是特喜欢的那款女神,我还真,真……”

吴邪揶揄道:“怎样?”

王胖子难的一回结巴道:“我他妈转身就走!”

王胖子听到那边传来一声轻笑:“天真,你一点都不难过?”

吴邪听到这话,疲惫的用手按了按额头:“难过?当初是我提的分手,在这五年里也是我主动断了联系,现在他有女朋友了,我能怪谁?”说着说着,心里本来已平复的心情一下就难受了起来,是啊,走到今天这步,又能怪谁?他把自己缩成一团窝在沙发里,拉过沙发上的毛毯将自己连头蒙在里面,任眼泪划向脸颊。

电视里巫启贤的声音好巧不巧传了出来:“爱那么重,爱那么痛!……”MD,歌词一点也没写错!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