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的贼

【瓶邪】(爱别离)(下)


“无情何必生斯世,有情终须累此生”

根据吴邪的遗愿,张起灵将吴邪葬在藏海花海里陪自己的母亲。胖子不走,要在这里陪吴邪一个月,张海客知道族长的状况,根本就不敢提出让其跟他回族里。反而被拜托,吴邪不在了,偶尔冒充吴邪回杭州看看二老,或者打个电话什么的……

曾经这里少了一个人,可是又发现没少。新来的那个人穿上走的那个人的衣服,做走的那个的人要做的事,睡走的那个人的房间,或者说,将自己活成那个人……

时间就这样不觉之间流走……

五年的时间,对于普通人来说,会变化很大,可是对于张起灵来说,仿佛一切还留在山上看见吴邪的那一日。

这一天,当他做完要做的事来到放有他石像的天井处,看见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神情专注的盯他的着石像看,手还放在石像的脸上仿佛擦试上面并不存在的泪……张起灵并没有打扰那个男孩,就这样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他,仿佛能透过他看到早已离开的那个人……

随着一个女子焦急的呼唤:“小邪,小邪……,你让妈妈好找,你怎么不说一声,就跑到这里了来”。边说边摸着儿子的头……

“妈妈,这个石像哥哥看起来好难过,我想给他擦脸上的眼泪……”

男孩的妈妈看了一眼石像,摸着孩子的脸说道:“我们的小吴邪看错了,这个哥哥哪里流泪了,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了。”

“妈妈,我可不可以把我脖子上的围巾给他围上,这样他就不冷了?”

吴妈妈看到儿子一副认真的表情也只能同意,帮着自家的儿子给石像围上围巾。
做完这一切,吴妈妈就拉着儿子准备离开,看见不远处的张起灵站在旁边就礼貌的说:“大师”

小男孩也朝着他的方向挥着他的小手:“小哥,再见!”

等张起灵从震惊中回过神的时候,那个叫吴邪的小男孩已随着他的妈妈消失不见了……

“吴邪,是你回来了吗?”

张起灵因这件玄妙的事,决定更要守在这里,他要守着吴邪的魂,等吴邪再回来找他,他再也不放开他了……

又二十年过去了,这期间胖子也走了,铁三角真正的只剩下他一个人。当他这天又走到那个天井的院落,发现已经有个年轻人站在石像旁,静静地注视。

“大师,佛说:人有八苦?你知道哪八苦?你觉的哪个又最苦?”

张起灵一听这声音,看着这背影,处在不敢相信的状态中,久久不敢回答,仿佛话一出,眼前的人就会消失一般。背对的那个年轻人久久都等不到他的回答,就转过身来,露出一副狡黠的笑容,调侃的说道:“大师,你怎么不回答,还是你不知?”

张起灵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人“是吴邪,是吴邪,吴邪回来了……”

年轻人也看着眼前的这位大师,也甚觉的面熟,明明没见过,却发现这个人让他觉的好熟悉……

张起灵看着年轻人不断变化的脸,满意的回道:“人有八苦,分别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蕴炽盛。”

“大师,你还没有回答八苦里你觉的谁最苦?”

张起灵这次毫不犹豫地回答:“爱别离”

年轻人将手慢慢地伸向张起灵的脸,细细的描绘着,轻声的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我梦里,我总是叫你小哥,小哥……每次等我要追到你的时候,你却不见了,在现实里我又找了你好久,有时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存在?”

张起灵将年轻人的手从脸上拿下,紧紧的握在自己的手中:“我在,一直都在!”

年轻人高兴的说:“我叫吴邪,虽然在梦里见过你很多次,可是还是想说,很高兴认识你!”

“张起灵,我的名字”

属于他们的故事仍在继续……

题外话:

生活啊,且行且珍惜!别真等到失去以后再去后悔,我们不是吴邪有来世,我们也不是张起灵有很久的寿命……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