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的贼

【瓶邪】(爱别离)(中)


吴邪从来都没有这样心灰意冷过,追了十来年的人,最后会是“恶心”二字来结束。

回到杭州家里,吴二白早就等在家里,他知道吴邪可能发飙的责问他……可是当看见他到家的那第一眼,他就知道他这个侄子心已经死了。

吴邪没看他二叔一眼,拿着行李转身回房,也暗在庆幸自己父母去旅行了还没有回来。

“吴邪,你小子给我站住,我知道你现在特别恨我,可是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真的想我们老吴家绝后吗?”

“二叔,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经过这件事我也明白什么是求不得?你能不能想想办法,我想出门散散心只要两个月,两个月回家,我就再也不走了,会好好过日子。”

吴二白很意外的看到他这样说,点头同意。

“二叔,别派人跟踪我,不然的话,你知道我的性子。”

协议一达成,吴邪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闭门不出。直到二叔第二天给他拿来可以用到两个月的血清,“小邪,别怪你二叔,好吗?旅行回来就好好过日子。”

吴邪拿了一封信放在父母的寝室,环顾这间自己生活多年的房子心中充满了感伤,他觉的唯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父母。或许这次走了,今生就再也回不到这里了。

胖子这段时间总感觉眼皮在跳,而且莫名感到有点心慌。给天真打电话也总是不在服务区,问北京的大花有没有天真的行踪,那小子根本就没到北京,事情好像变的有点不对,他仔细回想自从天真走后小哥也开始变的不正常起来,发呆的时间越来越久了,眼神还总望向杭州的方向……

“小哥,你说天真走了这么久都没有音讯,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不会,他回杭州准备结婚,吴二白会安排。”

“你说什么?胖爷没听清,天真回去结婚?小哥你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别人不知道天真的心思,我还不懂?你说,你没进那破门之前,天真就对你关怀备至,在塔木托我都准备放弃了,只有他相信你能出来,后来在张家楼里他那么弱鸡的人硬是把你和我救了出去,再后来你进了那破门,天真又为你……本来那样一个单纯的人,硬是被逼的成什么样?胖爷我不懂什么是爱情,但是我只知道他对你如果没有爱,我王字倒过来写!”

胖子说完就看见张起灵的脸色更不好了,神情变的更落寞了……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哥,不会是天真走之前跟你表白,你拒绝他了吧?”

“嗯”

“小哥,我觉的好像要出大事了……”

胖子还正想说什么,门外有喊:“收快递”

胖子狐疑的接过,想会是谁?一看是张起灵收。赶紧拿给小哥:“小哥,快打开,是不是天真给你寄的?”

张起灵打开快递,里面是一叠照片:

第一张,山东瓜子庙拍的,背面只写了两个字“缘起”

第二张,西沙拍的,背面只写了两个字“感激”

第三张,长白山山顶拍的,背面只写了两个字“再见”

第四张,塔木托拍的,背面写的是“如果你消失,我会发现!可是我消失了,你会发现吗?”

第五张,广西拍的,背面写的是“不离不弃,我做到了,你做到了吗?”

第六张,墨脱的雪上,一个喇叭的背影,背面写的是“缘落”。

张起灵拿着这些轻飘飘的照片仿佛有千金重,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心会变的如此疼?

胖子一张张翻着照片,喃喃自语道:“小哥,你说天真搞什么鬼?这些都是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啊,特别是最后一张,天真不会想不开当了和尚了吧?”

这时,吴二白打开了电话:“张家大族长,不好意思有个事麻烦你一下,你知道我家吴邪那小崽子下落吗?说好给他两个月的时间,现在只剩半个月,他再不回来,难道命都不想要了吗?”

胖子看见张起灵拿着电话久久的都不回话,赶紧接过电话:“二爷,到底怎么回事啊?天真不在我们这,刚才我们还收到他寄来的一叠照片,最后的日期还是在墨脱的雪山上……”

“这小子简直是胡闹。”吴二白说完就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张起起回想刚才吴二白的话和吴邪寄给他的那些照片,一下冷汗直冒,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只是:找到吴邪,他不能出事!

张起灵和胖子马上赶往墨脱,胖子边走边给解雨辰打去电话告诉他事情的严重性,小哥给张海客打去电话,告诉他立刻带上族内可以解蛊的医生赶去墨脱。只希望还能来的急……

等他们两人赶到墨脱时,正遇到大雪封山,张起灵一个人好说,胖子不比当年,,何况还要接应后面的人。于是只有让小哥先上山,胖子在山下等……

张起灵以前来过多次这里,从来未觉的这条上山的路这么远和这么难走,仿佛永远都走不完……

好不容易到了山上的喇嘛庙,就四处的找,在后山的位置看到一个人顶着一个光头,穿的喇嘛服遥望着远方,背影显的那样的落寞,仿佛就要消失一般……

“吴邪”

吴邪听到这一声,惊颤一下,很快又恢复自然,回头微笑一下回答:“施主,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喊的那个人,我的名字叫德仁。”

“吴邪”

吴邪一听这名字,心里一断吐槽道:“你只会叫名字吗?”白眼一翻,不想理他自顾自自地离开。如果他现在回头一看,一定会看见张起灵那殷切和高兴的眼神……

在山期间,张起灵就像狗皮膏药似的跟在他后面,吴邪做早课,他就在旁边发呆,吴邪去扫雪,他就抢过扫把自己去扫……

谁也没想到,本以为还有一个星期,事情会突然就提前发生了。第二天,张起灵在大殿里等他做早课,没等来吴邪,却等来了跟在身边吴邪的小喇嘛。

“张施主,快去救救他!”

张起灵立刻赶到吴邪房里,看到吴邪的七窍已开始流血,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张起灵从来都没有这么慌乱过,用手轻轻擦干吴邪面上的血,“你的解药呢?你不会有事的。”

吴邪轻拿下张起灵的手,并紧握着他:“你看见我的那天,我刚把剩下的解药丢下山,没有你,我活着如同死了,小哥谢谢你,在最后的时间里能再看见你,真好!”

说完,又呛了一点血出来,张起灵想到什么,就拿出随身带的匕首,就准备划破手心,吴邪一看到这样赶紧阻止,“不用了,麒麟血没用,反而使蛊发作的更快。”

吴邪看见张起灵欲言又止,将自己的手放在张起灵的嘴巴上:“小哥,听我说,再不说可能就再也没机会了。小哥,对不起!你把我当兄弟,而我却对你,很恶心对吧,今生我并不后悔,我只求来世:别让我再遇见你了,爱你太苦了!”两行清泪随着话语也流出眼睛留在嘴边。

张起灵低头吻向那滴泪也吻向那张念念不忘的唇,可是换来的却是身下的毫无反应……才明白原来泪是如此的苦,失去一个人是如此的痛,这里他失去的母亲让他有颗人类的心,这里他失去的挚爱让他终于有颗爱人的心……可是为什么让他拥有了这些,又让他失去与世界的联系,又让他回到孤零零的一个人,他从来都无欲无求,可是此刻他却想求神,让吴邪回来,让时光可以倒流,他再也不会放开他的手了……

等胖子他们赶到庙里,张起灵已经陪在吴邪尸体旁两天了,仿佛将自己变成一副雕像就这样陪在他身边。

大家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吴二白陷入深深的后悔中,他知道吴邪犟,但是却不明白吴邪宁愿失去生命,也不愿辜负张起灵的心情。

胖子:“他娘的天真,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告诉胖爷,还说什么铁三角,你他娘的根本就没有把胖也当兄弟……”边骂边呜呜的哭了起来……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