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的贼

【瓶邪】(爱别离)(上)

   (以前的文,说有敏感字,改后重发)

本文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有点玻璃渣,请手下留情,别给小李飞刀😊😊

正文:

吴二白 想到:距吴邪将张家族长从长白山接回来,又带到福建雨村安置已过去两年,吴邪也都已接近40的人了,还未谈婚论嫁,难道他们老吴家真要断后了吗?他一想这些,头又开始痛了……

吴二白到他大哥家,准备将此事好好与大哥商量商量,一到家,就发现有一妙龄女子已经比他还先到一步。几经攀谈,吴二白得知:该女子叫: 李昊冉,是大哥所带的研究生,27岁,未婚。他越看这女子就越满意。

吴邪接到二叔的电话,只说“立刻,马上,一个人回家一趟,有重事相商”。吴邪最怕的就是他这个二叔,明知有诈可是也不敢违背,于是也赶紧启程赶回杭州。

吴邪到家,一看到家里多出来的女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一想到这些年的不孝的举动,只能走一步是一步。

李昊冉之前看过照片,听二叔多多少少讲起他的事,现又见到真人,发现真人比照片还有年轻,帅气,谈吐不凡,一颗芳心就在这微妙的环境下许下。

二叔:“小邪这位是你爸带的研究生,家不住在本地,你在家没事就带小李出去走走,看看西湖,断桥什么的,你们年轻人好好聊聊……”

吴邪虽不愿,也不敢在二叔面前造次。就这样吴邪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在这里也呆了快一个星期了,他想回雨村,那里有他时时都想念的人。

“二叔,我明天想回福建了”

“这么着急就回去,你有媳妇在那?你和那个小李处了一个星期了,你到底对她是什么想法?”

“二叔,说什么呢?那个女孩不错,你也知道我是以前是干什么的,只怕配不上人家。”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问过小李,她对你的印象不错,想跟你交往,吴邪,你别再给我打马虎眼,你都快40了,你真想我们老吴家绝后吗?”

“二叔,怎么会,你不是还没有结婚吗?你也赶紧抓紧,说不定过两年我也有个弟弟了。”

二叔听了这一句调侃,气的手敲在他的头上:“你少给我凭,再在家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如果你还不喜欢,我就不管你了。”

吴邪一听这话:“好,一言为定!二叔,你可不能反悔。”

吴邪就这样又在家呆了第六天上,期间给远在福建的小哥和胖子打了电话,报了平安,说了几句家常。想想明天一过就可以回去了,以后二叔再也不管他的事了,想想都高兴!

第七天,吴邪坚持要走,吴二白也没有办法,只能佯装同意:“你要走,我不拦你,今天我把小李叫过来了,吃一顿饭就当饯行。”

第八天,天一亮,吴邪就收拾好行李就告别家人就出门了,吴二白望着吴邪离去的背影久久的叹息,也不知道这一步是对还是错?吴邪的性子他清楚,就算把南墙撞的头破血流,也不会回头,可是一想到老吴家的以后,他就不得不做这份决定!

吴邪归心似箭,终于回到了他想回的家。
张起灵看到吴邪一个人回来,悬的一颗心也终于落地。他也能猜到吴邪回杭州会有什么事,可是,他却不能阻止,他一直不明白他对吴邪是怎样一种感情?只是希望一直都这样待在雨村也不错。

胖子一看吴邪回来,立刻就来了熊抱:“天真,你丫的终于回来了,带什么好吃的吗?”

原以为就这样平淡,又充满小乐趣的就在这里过完一生,可是在吴邪回到雨村后一个星期后一个夜晚发生一件改变他们一生的事。

吴邪睡到半夜的时候,发现自己心跳加速,全身就像蚂蚁在啃噬,痛不欲生……当张起灵听到吴邪发出痛苦的呻吟赶到吴邪房间的时候就看见吴邪已经疼的缩成一团,嘴巴也有血出。

张起灵赶紧将他扶起,查看到底出了什么状况,看他的样子有点像蛇毒发作的症状……,等痛苦过去。吴邪虚弱的问:“小哥,我这是怎么呢?”回答他的不过是他轻揺的头。

等到第二天早上,吴邪就接到吴二白的电话。
“小邪,明人不说暗话,经过昨晚,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

“二叔,你给我下毒,为什么?”

“不是毒,应该是蛊,同心蛊,母蛊种在小李的身上,而子蛊种在你身上。一个星期为限,发作的时候你只能食用她的血可以缓解,要想解蛊那就必须跟她同房。”

“二叔,你知道我不能这么做,我不喜欢她,根本就不可能跟她过一辈子。”

“子蛊种在你身边,只有你蛊发,小李不会,所以有事的只有你,你最好给我好好想想!”

“小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喜欢的是张家大族长吧?”

“二叔,你怎么这么说?我和小哥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反正你们不可能!你最好给我断了这个念头,小李的血清下午可能就到你那了,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好好考虑!”

说完,吴二白就挂了电话。门外的张起灵也默默地端着早餐转方向离开。只留下房间里的吴邪不知所措。

就这样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中安全的又过了一个星期,张起灵看着吴邪并没有离开的打算,他不敢想下次吴邪蛊发会怎样?他一想到电话里吴二白说的话,觉的始终是他连累吴邪,他应该有完整的人生,娶妻生子,安详晚年。如果他不走,那这次换我吧。

吴邪路过张起灵的房间看见张起灵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出远门赶紧上前问道:“小哥,你这是干嘛?要去哪里?”

张起灵只是回头淡淡的看向他,“我的事,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是我什么人?”

吴邪一听他这样说,心痛的说不出话:“他娘的,你说不管我的事?我是你什么人?你有没有良心,你的心被狗吃了吗?我就让你看看我是你什么人?”吴邪一拉过张起灵的衣领就吻向他的……

张起灵回过神,虽然心中充满不舍,可是长痛不如短痛。他拿下衣领的手,轻推了一下,两人也结束了这个吻。

“吴邪,这就是你想要的吗?你不觉两人男人这样很恶心吗?”

吴邪不可思议的听到对方的话,颤抖的说:“你觉的恶心?”

吴邪看到张起灵仍然保持的那种淡淡的疏离,心已凉了一半:“对不起!我误会了,放心,以后再也不会了,你也不必走,我明天一早就回杭州,……”说完,吴邪带着一身落寞返回自己的屋里。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一直以为小哥对于自己来说总是不同的,可是现在会觉的恶心?想着想着,泪已一滴一滴从眼角滑落,落在嘴里竟然让失去味觉的他也尝到那样的苦涩……

胖子一早看见吴邪在收拾行李打趣道:“天真,你又要回杭州?你的新媳妇在那等你?”

吴邪回头露出一个苦涩的笑:“胖子,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你和小哥,我不在这里的一段期间,替我好好照顾小哥,胖子,保重!”说完,拥抱一下胖子。

胖子很疑惑吴邪这次奇怪的举动,但是也没有多想,毕竟他蛇精病常犯:“天真,记得,早点回来!”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