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的贼

采 薇 (九 )

       王胖子一看吴邪那副呆样,也知他心理不好受,明明是一个男子,被别人那个了,还离奇的怀上了孩子,换成别人也接受不了。赶紧安慰道:“小天真,你也不用那么担心,你既然能怀上那也能顺利生下,放心一切都交给我,胖爷出手,全家不愁,哈…哈!”
         吴邪本来还郁闷一听他的话不知该笑还是该哭?他一想到他本要去杭州,现在这情况是不可能回去了。也幸好出来之前,没通知家人,他们可能还以为我现在还在宫里好好的。他现在这情况出去也没地方,何不就住在胖子这,他这里的环境还别说,还真有世外桃源的意境。
         吴邪于是道:“胖子,我给你一些钱两你能收留我在这住下吗?”
        王胖子大手一挥就拍上吴邪的肩头,笑道:“小天真,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反正我也是一个人,我也想看看天真你以后生下的娃长什么样?想想,就好期待!”
        吴邪知道他应允也不瞒他道:“胖子,我本名是吴邪,我是从宫里逃出来的,从今往后就不能告诉别人我的真名,别人万一看见问起,就说我是你远方亲戚叫关根,你记住了吗?”
        王胖子:“放心天真,你在住,我绝不告诉别人,我王胖子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
        事情也一一落实,吴邪也在这安心的住了下来,他无事在这房子的附近走上一走,风景还真漂亮!房子的四周是一片竹林,看的人清爽,远处还有一处瀑布,有一处水潭常年还有鱼在此游动。难怪胖子不愿住在宫里只有那四方方的天地……
       吴邪想起宫中的生活自语道:“也不知道张起灵他怎么样呢?他还好吗?他也会想我吗?”
        一多想起以往,他的头就开始痛,他抱着头蹲了下来。王胖子一回来,就看见这场景,赶紧问道:“天真,哪里不舒服?“
        吴邪言道:“胖子,我头好疼,以前我撞失忆过,只要多想以前,头就好疼……”
       王胖子忙把人拉了起来道:“小问题,我用银针给你扎几针,血脉输通,自然就好了”。
       吴邪一听这话,笑的眉眼弯弯,轻锤胖子一下:“有你的!”
      王胖子也自拍一下胸口自夸道:“别看,我王胖子是谁?”
       就这样,吴邪在王胖子的照料下,病也一天天好了起来,肚子也随着月份也一天天大了起来……
        终于到了临产期,吴邪在王胖子的帮助下经过九死一生还是顺利的生下了我们可爱的小包子。还在生的过程受了刺激,一觉醒来,还完全恢复了以往的记忆。
        让他想起了他的小哥是谁?现在的皇帝张起灵又是谁?他真是感叹命运是多么的狗血,本来年少的时候,他就觉的他对他的小哥有那种男女之情,他开始害怕,他怕自己不正常,小哥知道后会觉的恶心,他试着远离小哥,和别的女生相处。结果没想到这么兜兜转转,他和张起灵之间还发生这么多事?他一想到在宫里的时候,张起灵到底是喜欢他所扮演的采薇还是吴邪?
       一晃三年,张起灵在这期间也暗中不断派人寻人都无果。仿佛那人就凭空消失了一般。
       这一次,他决定亲自微服出坊寻查,他沿着去杭州的山路慢慢的探听。在行至踏月风的山头,偶尔一处抬头看到另一处山头一白色的身影一晃而过,虽然很短暂,可是那身影像及了他念念不忘的人儿。
       张起灵立马就丢下侍卫赶了过去。穿过重重的密林,走过瀑布,又穿过一片竹林,来到了一处修的很别致的四合院。
       围栏旁还养了几只鸡,还种有一小块葱,他站在院中好奇的打量四周……
       这时感觉衣服下摆被什么拉住,他低头一看,是一三四岁的小男孩瞪着一双杏儿眼看向他。他抱起小孩,小孩却拉住他的衣领怒道说:“是不是你偷了鹅家的葱?你看,鹅家的葱少了一片?”
      张起灵越看越觉的这小孩似曾相识,仔细一想,这不是吴邪小时候的样子吗?
难道这孩子是?心里顿时充满了无数的惊喜,他的吴邪找到了!
     张起灵一改冷漠表情,温柔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大人呢?”
       小孩奶声奶气的回答道:“我叫关小邪,我想吃鱼,爹爹去给我
抓鱼了,胖爷爷采药还没有回来,他们叫我呆在家里守着小鸡,不能让它们乱跑去吃鹅家的葱。”
       张起灵不放心又问:“你娘呢?”
       关小邪好奇的问道:“什么是娘?可以吃么?好吃么?”边问还眨着他那猫儿眼一副馋猫的萌样,看的张起灵心头一暖。
       关小邪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这个十分漂亮的叔叔问道:“叔叔,你是从画上走出来的吗?”
       张起灵忙问道:“什么画?叔叔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从画里出来?”
      关小邪一副不信的语气的说道:“我又没有说慌,你跟我来爹爹的房间,你自己去看!”
       张起灵跟随小邪来到卧房,果然看见一副人物画像,分明就是他的样子。画的下面还提了一句诗:
      “玲珑骰子安红豆,
       入骨相思知不知。”
     张起灵此刻的心情简直处于狂喜之中,他从来没有想过,吴邪一天会爱他。
      这时只听外面的喊声:“关小邪,你在哪?”
      关小邪一听这声音高兴的说道:“叔叔我们出去,我的鱼回来了…”说完拉起张起灵的手就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来到院外,只看见吴邪一席白衣,腰上还围了一个围裙背着他们在处理手中的活鱼。
        张起灵就这样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画面,他不敢过去,不敢言语生怕这是他的梦景……
       关小邪奇怪的看了张起灵一眼,心说这个叔叔好奇怪?他才不管他了就跑了过去抱住吴邪的大腿,乖巧的说道:“爹爹,这回我想吃你做的糖醋鱼,上次胖爷爷做的红烧味道的一点都不好吃。”
       吴邪宠腻的拿干净的手背摸了一下小邪的脸温柔的说道:“好!”
      这时的张起灵终于知道眼前的场景不是他的梦,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吴邪。”
      吴邪听的这一声,吓的手中的刀铛的一声掉在地上,不敢相信的转过头看向说话的人。
       张起灵见人转过身,赶紧上前一步,抓起他的手,看有没有伤着?
      吴邪看着眼前的人不敢确信的说:“小哥,真是你吗?我不是做梦吧?”
      张起灵紧紧的抱着吴邪激动的说道:“吴邪,我在!我在!”
       关小邪看着爹爹又看看那个奇怪的叔叔,大喊道:“你个坏叔叔,你快放开我爹爹!
      吴邪从激动里缓了过来,抱起了小邪,“小哥,这孩子是你和我生的,你相信吗?”
      张起灵从吴邪手中接过孩子,满意的说道:“当然相信,你忘了每年我总会给你吃那黑色的药丸吗?那就是男子生子药。“
      吴邪听完又惊又喜,他的小哥一直都喜欢他?惊的事:老子才七岁你丫的就开始给我吃什么鬼药,害的我怀孕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是异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