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的贼

采 薇 (八)

     一夜过去,吴邪也从混沌中醒来,他不明白昨夜究竟是怎么回事?开始俩人好好地说着话就怎么就到床上来了。
      “怎么办?他发现我是男的会怎样?他会发现我的身份吗?”
       吴邪朝侍女喊一声,才发现声音哑地不成样,一动下身体,才发现浑身的骨头酸痛的不的了。在心中将这个罪魁祸首骂了无数遍!
       侍女秋桐听到房里动向,赶紧端着洗漱用品服侍主子起床,一看主子的样子就高兴地说道:“娘娘,你不知道我进宫好多年从来都没有看见我们的皇上笑过,今天天一亮就看见他从你房里走出来还笑了,把我惊的都忘了请安,吓得我的心现在还砰砰直跳!还说,你醒了给你喂一些红枣莲子粥。”吴邪在心里骂道:
       “张起灵,你丫的,真当老子是女人吗?”
       随后两天,张起灵也总来看他,也不提他男子的身份。可是却发现吴邪总是在不经意间走神,还郁郁寡欢…解雨辰又去外地出任务了,不然也可以开解他一下。
      那边的霍贵妃在得知皇上在惠妃夜宿后,气的将屋里的东西全都摔碎,也不解她的心头之气。她不明白为什么张起灵会独钟情于那贱人?她一定要想个办法,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到时别说皇后的位子,现在贵妃的位子也可能会不保。
         一条毒计也酝酿而生……
         霍玲一改往日野蛮、嚣张姿态,变的温柔贤良,隔三差五提着补品去找惠妃,美名曰“关心姐妹,让其更好的照顾皇上。” 
        开始吴邪的侍女秋桐每次都将霍贵妃的食物都用银针鉴别才给她主子服用。次数多了,发现也没出过问题,后来几次也难的检查。
        这次秋桐就端着霍贵妃送的一盅“燕窝”来到主子房间,又看见主子依在窗前发呆,问道“娘娘,霍贵妃送来燕窝你趁热吃。”
        吴邪只感觉这几日身上总是不对劲,贪睡,食不下咽,还浑身绵软……他看了那食盒还是提不起食欲,轻摇下头说道:“你端下去吃吧,我吃不下!”
      秋桐看了主子一眼,也不知道主子这段时间怎么回事?胃口总是不好,送来的东西几乎都进了她的肚子。想叫御医来,主子又不让。心想可能过段时间就好了。于是她也没多想,就又将燕窝端了出去吃了起来。
      没过多久,吴邪只听到一声惨叫像秋桐的声音,赶紧出去查看发现秋桐已七窍流血死亡。当看见流出来的血是黑色的,明显是中毒症状,旁边还放在未食完的燕窝……吴邪只感觉好冷,好后怕,如果是他食下那燕窝那么现在躺在地上就是他~~
        果然“比鬼神还可怕的是人心!”
        吴邪本来就很矛盾,他很想离开这不属于他的天地,张起灵对他的爱,他不是没有感觉,可是一想到吴家,他又觉的对不起父母……这两天他也总在“去”或“留”之间犹豫。   
      现在有人帮他做了决定。
      一旦心有所定,一切都仿佛变得简单了,吴邪将秋桐搬到他的床上,将她的外衣脱下换上他的衣服,再将她的脸抹干净,最后将秋桐易容成他的模样。
      等事情收拾完,已快天黑了,心知张起灵也快要来了,必须在他要之前,他赶紧出宫。
      等吴邪收拾好包袱出门,他不舍的回望他曾经在这里和张起灵留下的所有美好的回忆的地方,想起还有一件事未办,走到桌边留下“下毒者,霍玲!”的字条。
       吴邪穿的侍女妆,拿着出宫令牌毅然向城门走去……
       果不其然,当张起灵来到吴邪住处,发现平常在门口守候的侍女不见踪影,他直接走到吴邪卧房,只看见一人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被子下面只露出一个人的头部,是他的“吴邪”。
      他轻轻地走了过去,坐在他床沿,看着他的睡颜,总觉哪里不对?他从来睡着后都要抱一个东西,不然他会睡不着。可今天直见他是平躺在被子,而且面部表情很奇怪?想着的时候,他的手已移向吴邪的脸部,才发现完全是冰凉的,他紧急揭开被子发现这是一具女人的身体,根本就不是吴邪。
        他的吴邪在哪?他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慌高声的喊道“:来人,去给我查?谁干的?”张起灵下了命令后,就环顾四周看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还真让他看见了桌子上的字条。
         他顿是放了一点心,字是吴邪留下的,很明显的瘦金体,只不过他去了哪里?会不会遇到危险?
        解雨辰一得到宫中的“惠妃”中毒身亡的消息,吓的魂不附体,马不停蹄就赶了过来问张起灵是怎么回事?
       张起灵见四下无人将事情说给解雨辰听,希望他听完,立刻去帮他找吴邪的下落。
       解雨辰听完简直气的他直冒烟,一个个真不让人省心,这些都是什么事啊?
       他还是不慌不忙的说道:“我们干脆就将计就计,霍玲始终对于你们俩的将来是一个麻烦,何不就宣布死的是惠妃娘娘,再查其凶手,到时可以打击一下霍家,给霍玲一个罪名,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最后可以叫霍家将她带回家,终身不的入宫。到时吴邪找回来,也给他清除了后患。这计可好?”
        张起灵一思索立刻就同意这方案,就交给解雨辰去查了。
         那边,吴邪好不容易逃出宫了,他准备起程到杭州,毕竟父母可能都在那边。幸好出来的时候,带有盘缠也不至于很辛苦。他为了避开官兵和张起灵派出的暗卫看到,他尽量都选择小路。
        在行至一处叫“踏月峰”的山林,终于体力不支昏倒在路旁,被上山才药的王胖子救下。
        王胖子正名:王凯旋,前朝御医,因过不贯宫中勾心斗角的生活,依然辞官归故里,过着游医的生活。
        王胖子一看这昏倒的此人,还是一个文文静静的俏官人,赶紧将其带回。将人放在塌上,就给他把脉看他是怎么回事?这一把脉把王胖子惊的,手都开始抖。
        明明是一男子,为什么我却给他把出了喜脉,一定是进门的方式不对。他起身出去又进来,还抖一下手,再来!还是!“我的天啊,真是百年不遇的奇事了,我可要好好研究一下。”
        吴邪被王胖子喂了一些水,悠悠转醒,发现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忙起身,发现自己四肢无力,又躺了回去。
       王胖子回屋见人醒来,热情的说到道:“大帅哥,你睡了一天终于醒了,你叫啥名字?”
       吴邪看到这就是救自己的人,也不像坏人说道:“在下,吴邪!口天吴,耳牙邪。”
       王胖子一听名子就乐:“天真无邪?以后你就叫小天真,在下王凯旋,人称王胖子或者胖爷也行。”
    吴邪一听叫他小天真,心骂道:“你他娘的才叫天真,你全家都天真!看在你救我的份上,你爱这样叫就叫吧!”
      王胖子看到吴邪多彩缤粉的脸色转换,还是忍不住问道:“我说,小天真,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吴邪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出怒而问道:“你什么意思?我不是男的难道还是女的不成?”
       王胖子也不生气说道:“不是,你也知道自古以来只有女人能生儿育女,可是你明明是男的可是我却给你号出了喜脉,你说怎么回事?”
        王胖子话一出,吴邪也懵了,他也不明白了,只感觉这两个月自己的身体也感到了不对劲。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