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的贼

采 薇 (四)

           吴一穷一回到丞相府就把二弟(吴二白)三弟(吴三省)叫到书房秘密商量比事。
          有谁能抵挡“长生”的诱惑?
          有谁能抵挡“权利”的向往?
          吴一穷作为过来人,在回想他家儿子与皇帝毕下夕日的相处,看到张起灵对吴邪甚是宠腻,他怀疑过?担心过?他们朝也盛行男风,可是要换成自己的独子,终究不愿。后看到吴邪与海婷姑娘相处甚好,也不再多想,万万为没想到张起灵会为了吴邪将来,做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如今的吴邪已快17,可是又单纯地像长不大的孩子,老二,又不在朝庭仁职,在外经商,老三,总是嫌不住,在江湖闯荡,居无定所。吴邪这孩子,等我老了,谁人来护他?
        更何况依张家以来的形式作风,如果吴家不同意将儿子送出,恐怕不会有好结果?如果将儿子送进宫,对外人又如何交代?毕竟我们都不是普通百姓,悠悠之口也会将吴家唾弃到毫无颜面!
         经三人最后商议,同意将吴邪送进宫里,只是由头有张起灵决定。
         第三日,吴一穷就来到御书房回复他们的决定。
         张起灵:“这件事并不难办,只是要辛苦吴丞相一家了而且还可能要受点苦。”
        一场“苦肉计”,就此拉来序幕……
        半月过后,张起灵由吴一穷办事不利,寻私舞弊,贪赃妄法,将其匾成杭州知府,全家搬出京城,没有旨意不得进京!
        消息一出,顿时哗然,有劝慰的,有幸载乐祸的……令吴一穷没想到的事,和他相交甚好的秦家是变脸最快的!
        “吴兄啊,太不幸了,怎么事情会这样?你看啊,我家婷儿还小,以后你们都搬到杭州那么远,又不能回京城,我看他们俩人的婚事就当小孩戏言,你说呢?”
        说完,秦尚书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这就是人心?我爹说的果真不错“比神鬼还可怕的是人心!”
         就在吴家在搬迁的过程中,张起灵悄悄来到吴家,见到吴邪,他的吴邪已经在不知不觉的变成偏偏公子少年郎,让人看了总是移不开眼,叫我如何忍心你离我而去……吴邪,你等我,最多半年,我就将你们又接回宫中,再也不分离。
         却谁也没想到这一别,差一点就天人永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