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的贼

采 薇 (三)

        一日,下完早朝。张起灵将吴一穷留下。俩人来到御书房,张起灵一改往日冷漠表情道:“我有一事与丞相商意,有关令郎吴邪的婚姻大事。”
          吴一穷一听婚姻大事,深怕皇帝毕下本与小儿私交要好,万一一高兴赐婚,那如何是好?他赶紧战战兢兢的说道:“小儿不才,已满16就与秦尚书之女海婷姑娘已订婚,他们俩人也算是青梅竹马,俩人又有点喜欢彼此,经俩家商议已于上月初五定了日子,等两人再大些再正式完婚!”
       等吴一穷说完看向皇帝毕下的脸色,简直黑的不能再黑,他不明白他们俩人从小就要好,而且这人对他的儿子又宠的和他们父母不相上下,为何听到本是一件高兴的事反而会这样?一定那小兔崽子没有告诉他。
       张起灵听完吴一穷的话,对于他来说简直是晴天劈裂。从来没有想过吴邪会和别人成婚,虽然他发现他们俩人在相处的时候,吴邪对他的喜欢仅仅是兄弟那种,他总以为他还小,他可以再等,等他慢慢长大,等他明白他的爱~~,可是是否是太晚了吗?他前段时间忙着父皇移交给自己诸多的朝庭政务,就没有顾上他的小团子,没想到才仅仅俩月,一切都变得不一样呢?他告诉自己他不能没有吴邪,他要怎样做,才能留下他!
         张起灵陷入了沉思,而站在下方的吴一穷看着阴晴不定的皇帝毕下,选择默默站着当自己是一盆栽。
         张起灵思毕,看向吴一穷说到:“我不瞒你说我十岁那年第一次见另爱,我就喜欢他,我发过誓我将来一定要娶他为妻(夫),让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和我共同坐拥这万里江山!”
         吴一穷听完也是目瞪口呆,咳咳吧吧的说“他是男的啊?他又不可能能给你生儿育女?你总要有继承人啊?我儿怎么办?”
         张起灵听完轻笑道:“这,你不用担心!你应该还不知道,说给你听也无妨,在吴邪七岁时我已将张家麒麟偈和男子生子药给吴邪服用了,他已快服用了十年已经快大功告成了!所以你不用担心这个,我会对吴邪好的,你试想一下将来吴邪生下属于我们俩人的孩子,这孩子将来也一定会继承我的江山,相当于这万里江山只属于我们俩家,你不想这江山有一份是吴家的吗?”
         吴一穷听完,战战兢兢的说到道:“皇上,容我回去想想?”
         张起灵:“只容你三日,成不成也不可将今天的话说出去,如果不是满意答案,你也不用来了!”说完张起灵就不再理他,自顾处理自己的正事,却心底再想“吴邪,你为什么你不明白我的心意?还与别人成亲!”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