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的贼

【瓶邪】 我和我的情敌们

#小哥的生日贺文

# OCC小短文一发完

#文笔不好,尽请原谅😂😂

正文:

姓名: 吉米       性别: 男      物种: 橘 猫     年龄:1岁3个月

体重:  4.3kg

家庭住址:   xxx路幸福小区8栋1单元7楼

                  (简称:幸福小区817)

“我爱我家——我更爱我的铲屎官——吴邪!(哈哈……吴邪,也最爱我,臭不要脸)”

我是被吴邪在楼下的花园里捡回来的,当时我才3个多月,正是多动又对什么都好奇的年龄,所以、当然我就在外玩着玩着离家太远,所以最后就迷路了………

当看到天色快要黑尽时,周围的小伙伴都被自己的主人喚回家只留我一个无助的望向前方,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为了给自己壮胆我大声唱着:“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在你面前撒个娇,哎呦,喵喵喵喵喵喵……”

当我唱的正起劲的时候,什么东西摸了我的头还有我的背,我吓的一下立刻弓起我的背,露出我自以为很锋利的牙齿,张大我的双眼怒瞪着对方,才看清摸我的物种是一个人类,仔细一看还是个好看的人类,是一个笑起来眼睛会弯弯的,脸上还有两个小酒窝,皮肤很白很白的帅人类~~

完了,我被他的美貌一下就迷住了,我好久收起我的攻势我都不可知,果然:英雄难过美男关!

对于我的不反抗,对方又撸了我一圈毛,撸的我舒服的不停随着他的手蹭,还很可耻的用头去拱他温暖的手心……然后他发现我颈项上没有项圈,最后认定我是只:迷了路的、没有家的、可怜的猫,于是他小心翼翼的把我抱在他怀里,一步一步朝着前走……

然后我就他家住下来到现在已有一年多了,为了纪念我的周年庆,于是想把我和吴邪的故事分享给你们听。

我家附近有家宠物诊所,我不知道店主姓什么?只知道别人抱自家的宠物来找她都叫她:宁医生,她很漂亮,有着一头利落的短发,身材也好,如果她不打我铲屎官的注意,我可能有点稍微的喜欢她。

每次吴邪带我去她店里的时候,她一看我们去,就变的格外的高兴,笑起来像朵花一样,还很热情的抱过我撸我的毛,舒服的我都想在她怀里昏昏欲睡,再然后她就把我放在她桌子的软垫上,拉着吴邪在另一边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讲什么?

再然后吴邪拿我的口粮抱我出店门的时候,她都会另外拿两个我喜欢的小玩具说送给我,但是眼睛却不看我,反深情款款望着我的铲屎官,我从怀里抬起头看了一眼吴邪,如果发现吴邪也同样这样看她的话,哼哼……

小心我前两天从电视机学的“九阴白骨爪”,所幸他这时却是笑着看着我,我只好默默收回我已伸出的爪然后低下头添一下又一下~~这次回去一定要和吴邪好好说道说道:不能轻易被敌人的美色和糖衣炮弹所俘虏,做人要有原则,懂不?

后来我从我新收的小弟那里得知,那个宁医生对吴邪果然有企图,他们的主人也从她那里买的口粮,可是从来都没送有礼物,也没有对吴邪那样的热情……

哼,只要有我在,别想你的阴谋得逞。于是从那以后,我不再玩她送的玩具,到她店里也不要她抱了,对着她我还有意无意发出不满的“呜呜”声……谁叫你居心不良!这样的结果,吴邪后来去的时候明显减少了很多,买了东西也很快就走了,大概受不了我在那里发脾气吧?!

人帅就是容易招花引蝶,有天遇到周末,出了一个大太阳。你不知道自从入冬了,我们猫最怕冷了,最喜欢的事就是大冬天的晒太阳,我吃过午饭,就跳到窗台上望着外面的明晃晃的阳光,别提我有兴奋,我一边看,一边不停地朝吴邪喵喵叫着:“快点,快点……”然后再跳到大门口等着,不时拿爪子挠门。

可能他也看出了我出门急切的愿望,终究从书房里拿了一本书走了出来给我打开了门,然后我等着他锁好,跟着他一路小跑到了楼下花园,看着他寻了一处位置好的坐了下来,然后我就开启我对疆土的巡视,顺便再查看一下周边的民情……

等我巡视往回走的时候,就看发现一个“妖精”企图勾引我家的“唐僧”,她手里拿着书第二次走到吴邪面前,然后蹲下身系她脚上没有鞋带的鞋,然后发现吴邪并没有注意他,只好起身走到另一头,还狠狠地垛了一下脚,然后又发现她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然后又捂上自己的嘴朝四周望了一圈,再然后又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再然后又踩着小步子又走到吴邪的跟前故意扭了一下脚发出一声娇柔的“哎呦,好痛”……

果然发现吴邪抬起了头望向了眼前,处于好心正准备伸手扶一下那个妖精,这时候的我怎么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我以刘翔以百米跨栏的速度就向吴邪冲去,还发出“喵呜”的叫声,果然吴邪还是最爱我的,听见我的叫声,立刻伸出了两手将我稳稳接到了怀中,然后我还不要脸的抱着他的手又拱又添的,吴邪可能也被我今天格外的热情弄的有点懵,对于妖精伸出的手迟迟没有回应……

她只好悠悠的自己站了起来,然后笑了一下说道:“好可爱的猫啊,看着这么胖没想到跑起来这么灵敏,我可以抱一下吗?”说着说着她将书放在长椅的一边,蹲了下来将手伸向了我,我怎么可能让她抱,于是我不情愿伸出了前掌一把狠狠按在她脸上,于是白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很明显的黑黑的猫掌印,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妖精可能发现自己不受我的欢迎,只好呵呵一笑说:“你真调皮!”

吴邪可能看到她脸上的妆容,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只好抱起来憋着笑说道:“对不起,我们先走了,你的脸可能要擦一下哦”。

回家的一路上,吴邪抱着我,一只手拧着我的耳朵一边念叨:“以后不准这样了,万一把别人抓伤了怎么办?你这个惹祸精!”我自知理亏,我也不反驳,随他念念,反正那女的以后看见我们可能都会绕着走了……

我故事还没有整理完,我的情敌又出现了,我怎么这么命苦啊,情敌一个接一个的?而且这次这个情敌不同以往,因为从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我就发现我完了,我将失去我的爱了……

如果说吴邪属于:阳光温油型,而他就属于:冷酷禁欲型,比那么时尚杂志上那么男模还要养眼,如果我没有吴邪,我也可能会心动与他。

自从有了他,现在吴邪变的隔三叉五的将他领回来,给他做饭,明明看见我躺在沙发上津津有味的看电视,还把他按在沙发上来,我不动神色的望向他,我们互相对视了几秒,他很懂音乐的给我递上了遥控器,说道:“给你,我不看!”很好,这小子很有钱途!对于他的谦让,我也不好老端着架子,不能说老吴家没有家教,于是对于他的到来,我还是表现出了我对他的极大的热情,我慢慢的移了过去,在他大腿边蹭了蹭,算是我对他的好感吧!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把他当情敌的,因为我一直都把女的当成目标的,就是这样才让我疏于监督的,直到那晚他们一起回来,进门就闻到很大的酒味,吴邪还一直像八爪鱼挂在那人(我忘了,介绍他名字了,他叫:张起灵,吴邪却总小哥小哥的这样叫他,明明他看起来比吴邪还小)身上,头还不断蹭着张小哥的颈脖,还伸出舌头舔他的耳朵,张小哥一手搂着他防止他下滑一边把他朝浴室方向挪……

看着眼前的一幕幕,作为猫的我,很懵逼啊?这是个什么情况,他们的动作明明在我们猫界是求爱的动作啊?他们何时从兄弟关系变成情侣关系的?

我坐在沙发上深深的反思着——直到从浴室里发出奇怪的响声:啊,啊…恩恩…又呜呜的~~不是洗个澡吗?用的着发出这么个声吗?不是谁又没有洗过澡似的,可能大概只有水很烫的时候,我才发出呜呜呜呜的声音,你们人类实在太娇惯了!

也不知道他们洗了多久?直到我被尿憋醒了,我去上完回到沙发上才发现:张小哥把吴邪抱成粽子一样从浴室里出来往寝室走,等一下他又裸着上半身出来,我才惊讶的发现他的胸膛冒出了一大片黑乎乎的纹身,仔细回忆这个图案我好像在哪里见过?想想,想想?对,对,是——“麒麟”!他干嘛在他胸口位置纹这么一个,难道他喜欢的动物是麒麟?那下回,我也让吴邪在他胸口位置纹一个我的摸样,他最爱的动物不是我吗?等我的思绪回来,客厅早已剩下我一个人,哦不是人,是只猫。

从那以后,我们家两个人和一只猫的关系变的有点微妙,张小哥变的来我们家更勤了对于我的态度也从客人变成铲屎官的职位靠近……其实作为情敌,我应该讨厌他的,可是为什么我们有着那么多相似的爱好啊?比如说:爱晒太阳、爱对电视发呆、不喜欢接近吴邪的女生,还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我们都爱吴邪!而且关键是:他对我也很好,给我买我最喜欢的小鱼干、晒太阳的时候边晒边给我按摩,手法简直舒服的要死,最最最重要的事是:是他救了吴邪的命!你问我是怎么一回事,我又你向你细细道来:

有一晚,吴邪回家后,我就闻到他满身酒气,臭的要死,把我熏的想躲的他远远的,嘴里还不停地念叨:“死闷油瓶,死闷油瓶的,我就去小花那里没有提前告诉你,你就生气不接我电话,不接就不接,等会你打来我也不接,小爷,也是有脾气的人,哼!”

可是谁知道睡到半夜,我听见吴邪的卧室里咚的一声,我好奇的挤开了门,发现吴邪双手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脸上明显有着很痛苦的表情……我吓的呆呆的站在他旁边不知所措,我试着用头去拱他的头,去添他……我想问他:“你怎么呢……?”

可是他所听到的是只是我的喵叫声,还以为我饿了,还用疼的颤抖的手抚摸我说:“吉米,要等一下哦,我过会才能去喂你。”

我不知所措又干着急的围着他团团转,这时客厅传来:“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我在你面前撒个娇……”我记得这铃声,是那个小哥的,每次吴邪接到后,都会笑的特别开心,电话一直在响,而吴邪试着扒着床想站起来,都体力不支又滑下去,我看着实在上火,我跑了出去,到了放手机的旁边,我试着用嘴去叼,可是怎么也含不住,看着屏幕上不断跳动的符号,我回忆吴邪是怎么用的?好像是用手在上面滑一下怎么的?

“死马当活马医”吧,我用前掌在手机上面东滑滑西滑滑,看能不能成功,没想到,还真成了,手机里面立刻就传来张小哥的声音:“吴邪,别生我气了,我没接你电话是因为我正在接待一个很重要的客户,我也并没有去误解你和解雨臣怎么样?我始终是相信你的,喂,吴邪,你在听吗?你还好吗?……”

怎么办?我要怎么回答?我用爪子摸了一下头,哦有了!我发出了我这辈子最最最凄惨的叫声,还有爪子抓桌子的吱呀声……希望他能听明白……他一定是上辈子是我们猫族里的一员,他听到后着急的问道:“吉米,是你吗?吴邪,出事了,是吗?”我兴奋的边点头边喵喵叫……到最后终于等来了张小哥,当他看到躺在卧室里的吴邪,急的比我看到猎物还跑的快,出门的时候都不忘给我说:“谢谢你,吉米!乖乖呆在家里,我们会很快回来的。”

再后来,吴邪出院了,说是急性阑尾炎,说幸好医救及时。看到他们没事,我也很开心,围着他们不停地转着……

这件事发生后,吴邪和那个张小哥更爱我了,我的口粮不停地换着新的口味,还有新的玩具,甚至还给我布置了一个超暖和的窝,让我睡在里面再也不想跳上他们的床了。

我开始我只是想和吴邪单独一起生活,吴邪只能爱我,我不想别人分走吴邪的爱,可是自从张小哥的到来,我发现吴邪的脸上的笑容变多了,人也开心起来,虽然有时看到他一个人抱着手机傻乐的时候,简直让猫都不忍直视,哎,算了只要他开心就好!

11月21那天,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吴邪一早改掉赖床的毛病,把张小哥赶去上班,他自己躲在厨房也不知道捣鼓什么?整的神秘兮兮的,我吃完饭后,无聊的趴到沙发上继续看的“九阴白骨掌”,这个功夫真的很难学,吴邪也躲在厨房里练功吗?……

直到晚上,张小哥回来,开门、开灯!我真的很想说:“明明我们都在家,吴邪,你也太抠了,有灯都不开,干嘛要等张小哥回来才开。”

结果,迎接张小哥的是吴邪从厨房里端出一个点了有亮光的生日蛋糕(别问我怎么知道那是生日蛋糕的,因为我就知道,我曾因此偷吃还挨了一顿打),吴邪把蛋糕放到餐桌上,又过去拉已傻掉的呆子,然后又唱着:

祝你:   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小哥:生日快乐!

我爱你!——张起灵,你以后的生日我都陪你一起过!

面对这么浪漫的气氛,我其实不愿打扰的,可是我经不起蛋糕发出的香味,(我个人喜欢甜的食物)。我厚脸皮的跳上餐桌,一只前爪刚好粘上奶油,没想到就被张小哥抱起,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打我,我本能的用前爪抵上他的脸,结果哈哈哈……脸上立刻印上了猫脚印。换来传来吴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声:“吉米,你也太可爱了,小哥,你看吉米也在祝你:生日快乐哦!”

小哥闻言,并没有生我的气,温柔的摸着我的头说:“吉米,真心谢谢你!谢谢你陪伴吴邪,谢谢你接纳我,谢谢你带给我们无尽的快乐!我爱你,吉米!”

我听完他的这番感人肺腑之言,我心里也感动不要不要的,我想对你说:“你本是我的情敌,可是奈不过吴邪的真心喜欢,也奈不过你对吴邪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爱,顺便也连带也分与我,让我对你的敌意一退又一退,最终从情敌变成家人的过程,算了,你们爱就爱吧,反正从此多一人爱我也很好!

那最后来句结束语:

无论你是: 张起灵,

                   还是张小哥,

                   还是吴邪嘴里的闷油瓶——

我都祝你:生日快乐!

🎂🎂🎂🎂🎂🎂🎉🎉🎉🎉🎉🎉🎉🎉🎉🎉🎉🎉🎉🎉🎉🎉🎉🎉🎉🎉🎉

  愿你:永远都幸福!我和吴邪都爱你!

   

【瓶邪】花好月圆

★温馨短篇一发完
★吴妈妈与吴邪视角

正文

“小邪,今年的中秋能回家过节吗?”我手里拿着电话,怀着期盼的心情问道。

电话那头传来儿子的有点沙哑的声音:“妈,等一下,我问一下他们有什么安排……”

电话的那头就传来他跑起来风带回轻微的呼呼声,然后就是:“胖子,你从那边超过去,没看见小哥在你右边吗?我马上从正面来,就不信你跑的掉,你丫的你以为你长了两只翅膀就是鸟了,你能噗噗噗几声就飞起来吗?……喂,死胖子你抱我干嘛?鸡都跑小哥那里去了……”然后似乎听到小满哥的叫声和几句有几句嘈杂的骂声总算平息下来了,接着是“妈,我问了一下,明天我们都回杭州,小哥专门给你抓了一只他亲自喂养的土鸡,胖子,你抢我电话干嘛啊?我的话还讲完……”

电话那头立刻又传来一个听起来很浑厚的声音:“干妈,我是王月半,你别全信天真的,他丫就维护他老公,那鸡我也有参与,我还给你们准备我们这里的土特产,明天就来看你们,小哥来,来给你丈母娘说两句……”

那边又变成清凉又带着有点拘谨的声音:“伯母好,我是小张。”

听着这声音,都会以为这是个还没大学毕业的的学生,可是真相往往出人意料:这个人居然是个已经活了100多的老男人,那年,当吴邪将这男人带回家,告诉我们这人从此以后就是和他相伴终老的人,当时我很方,我一直以为吴邪找了男人是受家族影响,不愿意连累别的女孩子,可是他却告诉我他的性取向依然正常,他平生只喜欢一个人,只不过是身为同样男人的他,后来,我还一直以为是吴邪那混小子老牛吃嫩草,欺负那小张,当得知真相后我老泪纵横啊,竟是我儿子被别人老牛吃了嫩草,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

思路跑的有点远,那边又着急的喊了几声:“伯母,伯母……妈,妈!”

“吴邪,你来听,我刚才喊你妈是伯母,你妈那边没反应,是不是我喊错了?”

同时旁边传来王胖子的嘀咕声: “小哥,你喊几声妈试试?”

又穿来小张试探的喊道:“妈,妈,你还好吗?”

我想这都差不多了,也不能跟别人说,我打个电话都能跑神,我还不被别人笑死,我假装轻咳了一声:“刚才我去倒了一杯水,小张啊,你跟吴邪都两年了,我们也早就同意你们的事,你又没有父母,我们就是你的父母,你就是我儿子!以后就叫妈,吴邪前些年带了一身伤和一身病回来,我都以为我会白发人送黑发人,幸好你这两年对他的悉心照料,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都好,妈,在这里真心谢谢你!”

“妈,你别这么说,吴邪很好,还是我还太幸运,能遇到他。”

难得听出了他有点不平稳的气息,我也不想在么快乐的气氛里染上伤感,赶紧转个话题:“明天你们一早就给我回来,我给你们做最好吃的月饼。”

“好,妈,再见!”

“好,明天见!”

电话还没挂断,那边又穿来吴邪的声音:“小哥,你跟妈说什么呢,说那么久?”

“吴邪,谢谢你,我也终于是个有妈疼的人了。”

我没有听完他们接下来说了什么,我悄悄的挂上了电话,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起灵这苦孩子啊!我家吴邪遇到这么一个人是上辈子拯救银行河系了么?

还记的吴邪这辈子自从大学毕业后很少在我们面前下过跪,第一次,得知他跟他混账三叔跑去下斗,把我闹心加担心的整宿整宿的睡不着,你说他那么单纯的一个人怎么应付啊?后来他回来了,我气的叫让他在他爷爷的灵前跪了一宿。

第二次,2005年8月底吧,他失魂落魄的跑回了家,什么话就不说,就当我们的面跪了下来,语气坚决的说道:“爸,妈,我可能要离开好几年,都不能回来看你们,你们好生照顾自己,如果10年后,我没有回来,你们就当吴家没有我这个儿子!”

当时我和他爸气的啊,都不知道要拿什么东西打他一顿,撬他脑子看他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我们虽然生在九门吴家,可是他爷爷和二叔花了多少心思才将我们三人撇开去过上简单的生活,他偏要踏进这泥沼里。他爸气的啊,一边拿鸡毛掸子抽他,一边问:“你小子,到底想干嘛?”他当时神色坚决的说道:“爸,妈,我只想结束这困了我们几千年的谜底,去结束我们九门的宿命,更重要的事:我想接一个人回家而已!”说完,他重重的就磕了三个响头,就义无反顾的出了门,只留我们老俩口傻楞当前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第三次,那回就更精彩了,好不容易把儿子盼了回来,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了吧,前一天他打了个电话说要回家一趟,我高兴的啊,一夜都没有睡好,想着这些年儿子的变化,做什么菜啊?他的口味变没有变啊?

好不容易等到中午前夕,他回来了,带回来看起来比他还年轻的小哥,那小哥,看起来真俊啊,肤白貌美的,简直比我看的电视里那些偶像剧的男猪脚还帅气,我一直以为解家那个小花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孩子,没想到:啧啧啧,还有跟他不相上下的,我上前赶紧拉过俩人坐到沙发,递上茶和瓜果,才问道:“小邪,这小哥怎么称呼?”吴邪看了一眼我,又看了一眼那小哥,平时说话听溜的一个人没想到在今天变的结结巴巴:“他叫张起灵!”

听起有点耳熟的名字:“张起灵,不会是九门张家的那个吧?!”

“妈,你说对了,就是那个。”

“那张家族长今天来,是何用意啊?我们吴家和张家并没有关系多好啊!”

只见那小哥一改镇静自若变得少有的慌张和无助:“伯母,我今天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看看看你们。”

我也一改咄咄逼人的气势立刻和气的说道:“张家族长,只要不谈关于九门中的事,我都热情欢迎,你们随意坐,我进去端菜。”

平安和气的吃完饭,暴风雨就来了,吴邪乖顺的从厨房里泡了两杯茶,二话不说就拉着张家小哥跪在我们面前,将茶递在我和一穷当前,我和一穷很懵逼啊,这几个意思啊,你说这是喝媳妇茶,可是跪在前面的哪是什么媳妇啊,明明是一个大老爷们吧?

一穷看了我一眼,我示意你问,他只好不情愿的问道:“吴邪,你这什么情况啊?”

吴邪端着茶看了眼旁边的张小哥,语气温柔的说道:“爸,妈,这个人就是那个我找了十年的人,我想陪他终老的人,一直想带他回家的人!”

听完,一穷本来站起来的身子变的摇晃了几下,我吓的啊,简直可以用“呆若木鸡”来形容,我的妈啊,到底是你们太年轻还是我们太老了,虽然现在的社会不断在进步,思想也变得开放起来,“同性恋”我一直以为是电视或那些茶余饭后的笑资,没想到现在正发生在我们身上,你要我们如何接受?!

一穷缓过神,一把抓过茶杯也不管茶还带着高温就向吴邪头上仍过去,我心疼儿子但它发生快的都拦不住,没想到有人比我更快,张家小哥一把把吴邪护在怀中,杯子和滚烫的热水从他额头泛着血丝和着茶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吴邪惊慌失措的立刻扳过他头,用衬衣袖子忙给他擦示,关切的问道:“你护着我干嘛?爸,打我就好,你干嘛护着,你疼不疼啊?”张家小哥一直紧紧护住他,也不撒手,也不回答就光摇头。

一穷看着这样的情形气的啊一直骂着:“逆子啊,逆子,你存心要气死我,简直丢人现眼!”说完,就颤悠悠的走向书房,我独自面对眼前的场景,我竟然也无言以对,我曾想过:吴邪自从趟进了九门的泥沼,我就做了最坏的打算,可能尸首无存,可能一辈子都行单影只……从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我麻木的看着他们一直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终究我余心不忍,说道:“你们先起来回去,我和你爸好好想想?”

张家小哥把吴邪扶了起来,弯了一下腰歉意的说道:“谢谢,伯母!给你们添麻烦了,我和吴邪先回去,你有什么事,打电话告诉我们一声就好!”

然后张家小哥就这样带着还傻楞楞的儿子出了门,留下一片狼藉的客厅昭示着刚刚发生的事……

后来,解家小花和霍家丫头提着礼物跑来看我们,诉说着吴邪这些年的不容易,命都好几次都快折腾没了……号称江湖“铁三角”的王胖子也提着雨村的特产说:这些都是自己种的蔬菜瓜果和小哥宝贝什么似的鸡……到最后,我只记得他最后动情的说道:“我从此以后不叫你伯母,我认你当我的干妈,我和小哥从小就是没有妈疼爸爱的苦孩子,今生最大幸运就是认识天真和小哥这两个兄弟,后来,小哥为了替天真去守那个破门,一去就十年音信全无天真为救小哥出来,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血,你可能不知道,你可以去看看他手臂上的17道伤,和颈子上的一条血痕,都是他拿命换回来的,天真和小哥他们都是我王胖子过了命的兄弟,干妈,只要你能答应他们的事,你叫我做什么都行,你不知道上次他们回去啊,天真就不吃也不喝,小哥看着也着急,也跟着那什么茶什么不香,睡也睡不着,我心里也跟着急啊!”边说边抹着泪……

后面他回去了,我静下来想了好久,是啊!当妈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就是孩子平安、幸福,儿子现在平安了,可他幸福吗?比起外面的流言蜚语,儿子的幸福哪个更重要?我不想好不容易把儿子盼了回来,又失去了他……

想通之后,我还要想想怎样把一穷说通,于是晚上,我做了一桌好菜,一边说理一边抹泪,述说的儿子的不易加上几句狠话:如果他不同意,我就跟儿子到雨村去过,他就留下来跟他二叔大眼瞪小眼!

可能一穷实在拿我们母子没有办法,自己呕了两天气,最后叫我打电话,叫他们回家!此刻,我竟然有着无比的轻松和幸福感!

回忆到这里,满满的心酸和无奈,无论怎样?现在的日子是最好的,他们再没有宿命的羁绊,没事就回来看看我们俩老,过日子总要学会知足常乐,对吧?


中秋当天,我就带着胖瘦二人组提着自家种的物产回了杭州的家,北京的解大花同志也约了霍秀秀一起来了,没想刚到家片刻,黑瞎子也带着他的徒弟苏万也来了。

看到曾经追债二人组,我们师徒两人一起同声的向解霍俩人说道:“节假日谈钱伤感情啊!”换回解霍俩人噗嗤一笑和两个大大的白眼:“不愧是师徒,出息!”然后只留给他们俩一个哦不是两个潇洒的背影!

幸好吴山居够大,轻轻松松的就能装下我们这群闹腾的人,我妈看我们回来了,笑的啊,都合不上嘴,还一直笑一边还抹泪高兴的说道:“回来就好,你们都随便坐,我去给你们端我做的月饼……”

王胖子一听见说吃,就两眼放光,紧跟着我妈溜到了厨房……

我环过一圈,才发现黎簇和王盟没来,正准备打电话问一下,他们来不来?闷油瓶就像背后灵一样突然出现抽走我手机,我挑眉无辜的示意:“几个意思?”

闷油瓶听的我的问话难的有些发笑:“我打过了。”

我不解的问道:“啥?”

闷油瓶对于我的现在的智商不在线也感到很无奈,难得又耐心的为我解释:“你以为今天大家都来是个巧合?我叫胖子通知解雨辰他们,我打的电话通知的瞎子,又电话通知王盟,顺便叫他通知一下黎簇一声,这么解释,可懂?”

我一点听一边看那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笑着去揪他的脸道:“还我那个闷不可坑声的小哥!”

看我们闹的欢,黑瞎子在旁一手摸着下巴,一副故作深沉的说道:“哑巴,这是好手段啊,杜绝一切那些仰慕小三爷的情敌接到他亲自打的电话。”

我一听这话说的二六不找,伸腿就想给他一脚,骂道:“滚,你丫的,小哥怕他们接近我,何必叫他们过来,小哥叫他们过来是因为:沙海的计划能成功,黎簇这孩子作为最大的棋子,本应该天真过着平淡的日子可是因为我,承担了他不应该的东西,是我们欠他的,至于王盟,无论他当初出于什么目的来到我身边,可是一处就那么十几年,守着那个不值钱的铺子,不为别的就为了有天我一穷二尽的回来,还有点家产还有一个归属,对于这点忠诚我们就应该请过来,小哥,我分析的对吗?”

闷油瓶一手抚上我的头,一手轻轻揽过我的腰说道:“对,我请他们来,是趁这花好月圆的好日子感谢你身边的朋友在我没在那十年里帮你,救你,护你!”

正感这动人又煽情的场面都可以飙一点泪的时候,解大花同志就悠悠的冒了一句:“别尽说感谢地话,今晚只要你和张小哥俩人任何一个人来段钢管舞,我可以给吴邪的欠款打5折,可以考虑一下哦?”说完就传来其他人的狂笑声…………还丫的集体喊道:“吴邪,我们期待你的钢管舞哦!”真来段那么妖娆的舞,我的老腰还要不要啊?

一闹下来,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时分,二叔也从老家把奶奶接了过来,说真的看到奶奶那一眼,我感觉我真不肖,你身边的亲人平时没看见的时候,不会发现他们的变化,你以为还有许多时间可以再孝敬他们,等我有时间了,再怎么样?可是现在过久再面对,看见奶奶满头的白发,再会保养的人脸上也爬满了皱纹,时间果真是把杀猪刀,我立刻拉过闷油瓶来到奶奶的跟前就跪了下来歉意的说道:“奶奶,不肖子孙吴邪,再此叩首!”

奶奶露出无比慈祥的笑容,伸出满是皱纹甘瘦的手,拉我和闷油瓶起来,笑道:“我的小邪,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孩子,我一直都相信他,九门的宿命你一定会处理好的,也不枉爷爷的在天之灵。”奶奶说完又去拉闷油瓶的手:“好俊的小伙子,你们张家人果然是这样,都过了好几十年了你依然没变,奇迹啊!”

闷油瓶听完只微微一笑,我好奇心立刻被勾起:“奶奶,你很久以前就见过他?”

奶奶想了想,才点头道:“是啊,在我跟你爷爷刚结婚不久,他作为张家族长来我们吴家谈一个交易,他临走时候,天下就下起了鹅毛大雪,我就把你爷爷的一件大衣拿给他穿,他当时楞了好久才穿上,后来他还衣服的时候,还送了我们一副画,画的是我和你爷爷结婚那天的画面,现在这幅画我还真珍藏在箱底,每次想你爷爷的时候,我就拿出来看看,我总相信我们和张家的缘分不会就这么浅的,你看现在你就人带回了家,我也算是了一个最大的心愿,不枉此生了。”

原来我奶奶才是我们吴家的最大BOSS啊,那么多年前就算到我和小哥的缘分,所以,现在这场面早已了然于胸,厉害啊,我的奶奶!

我们把桌子拼在院子里,四周都是香气四溢的桂花香,虽然我的鼻子不大好使,可是当看见它们泛着金黄的花瓣,我仿佛也能从中闻到它们那迷人的香味……

桌子摆放在解大花带来的“大闸蟹”,一看那蟹啊,就知道是蟹中精品,不愧是资本主义大毒瘤,就会吃!比起在雨村吃的小哥从河里给我们抓的螃蟹跟这一比,简直就是孙辈级别的……

其次,就是瞎子下厨亲自操刀的“青椒肉丝炒饭”,满满的两大盘,苏万看着他师傅的菜放的方向就找了个离它最远的距离位置坐了下来,可见他被这道饭折磨出有多大的心里阴影……

饭桌上的东西一一摆上桌,黎簇和王盟才赶来,黎簇一看我奶奶坐在正位上马变得无比乖巧、恭敬的喊了一声:“奶奶,好!”我奶奶一看就是谁啊?笑着说道:“我的吴小毛也来了,快来,快来挨着奶奶坐,想吃什么奶奶给你夹,哈哈哈……”

难得看到黎簇那小子脸一会红一会白的,哈哈哈,果然还是小孩……

王盟相比之下算了个是老油条,恭恭敬敬的先喊了二叔,二叔只点了点头,再走到我身边小声喊了一声:“老板!”

我没有表情的嗯了一声:“来了就好,去找个位置随便坐,当自己家里就好。”

闻着桂花香,品着酒香,吃着菜香……看着周围一张张,平时都无比严肃的脸此刻也变的温柔起来……吃着,说着,笑着……感叹这样的日子真的太他妈好了,好的我都想边饮酒边对月来段诗词歌赋了……

时间随着我们闹着笑着过的也特别快,大家也随着夜深人静各自回房,最后,我也只感觉我靠在一个无比温暖的胸膛朦胧中回到了月亮上……谁知道迷糊睡到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时候,我是被尿胀醒的,摸着黑上完课厕所,回了神,正准备回到床上的时候竟被窗外的月光吸引了,来到窗前,轻轻推开了它,天上那轮不算还太圆的月亮正发着银白的光,将四周也照着一片银白色……

想着正入神,直到身上被披上外套,背后有个温暖的身体环上来,我舒服的也很自然的靠了上去:“你,怎么你也起来呢?”

他似撒娇的将头埋在我颈脖处还蹭了蹭,闷声的说道:“没你在身边,睡不着,你有心事?”

难得听了这句闷氏情话,我轻笑一句:“只被今晚的月色吸引,没想到月再美也不及身后的美人美……”

说完,就发现颈上的肉传来酥麻的感觉,心中警铃大作……这是月圆之夜某人要变身的的节奏啊,我赶紧从他怀里躲了开去,磕巴的说:“月亮再好,没有睡觉好!”哈哈哈……赶紧溜了……

“你说睡觉是名词还是动词?”哈哈哈……各自理解哈

天上的明月仍挂在天上,正如有首歌那样唱道:“月有阴晴圆缺,此时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END

题外话:

我是个不太会写文的人,想写的东西很多,可是几次提笔都不知道如何下手,这篇唠叨的写完,也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只是在放假回家途中听到车里放了一首:王铮亮唱的“时间都去哪了”……莫名有点感触,别总以为未来的时间总还有很多,再去做什么?可是却忘了岁月催人老,还是趁着能回家的时候回去看看吧……我们也有老的一天……

【瑜洲】“微博风波”

#小段子

时间: 🐱删微博前夜
地点:  床 上
人物:  🐳+🐱

拉开序幕:

🐱:   今天我公司团队集体商量了一下,为了更好宣传我的新剧,制造话题,要求我能不能删几条微博,最好是sy有关内容的,大sa子你怎么看?

🐳: 没事,你就删吧,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支持你!

🐱: 我只怕我删了,我们两的微博又要炸了

🐳: 放心吧,宝贝儿,过段时间就好了,其实想想sy对于我们来说,都是特别美好的回忆,我到现在都特别感谢这部剧,让我认识了你,发现你是如此的美好,最后也特别庆幸我们走在了一起。可是有些东西,只能留在回忆了,比如“sy”,我们越来越来名了,那些不怀好意的,想背后黑你的人他们总会翻着过去的片子说事,对你影响始终不好,特别你又是演“白洛因”这个角色,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怎么不懂,现在想想我们当时采访的时候真的有够2的,主持人给我们挖坑,我傻乎乎的跳进去,后还不忘拉你一把😂😂

🐳:可是没有你当时的天真,坦率,毫无心计的性格我也不会特别关注你。

🐱:只是我性格吸引你的?不是我的美貌?
        不是我的可爱?
🐳: 😉😉

🐱: 你今晚去睡沙发

🐳:媳妇我错了,你zen美!你还帅帅帅!

🐱:sa子,你看这张是我在化妆间偷拍你们的,还有大树的镜头,也不知道他最近好吗?他可是你第二号迷弟哦?

🐳:那第一是谁啊?

🐱:说你傻,还真傻,当然是我啊!

🐳:😄😄😄😄,我早就知道了,你老是拿手机拍我,你老公是不是特别的帅?

🐱:😏,给你一点阳光就灿烂了

🐳:你也不是被我帅而迷倒的?

🐱:有那么一点啦,主要是你性格。表面上装的特高冷,可是却对我特别温油,特别体贴,我想除了我家人那么对我好之外,就剩你了😊😊

🐳:你也对我好,比我对你还要好!

🐱:看看这张,你生日我发的那半颗心,其实我特别不舍的删这张😭😭

🐳:没事,删吧,反正我回你那张,在微博里也删了,放心我们另部手机里还有存档,哪天你想看了,调出来就是。

🐱:我只怕喜欢我们的cp粉们会哭,他们支持我们一路走来是多么不容易,你的jut我的zb,而他们常常夹在中间两边不讨好,还无辜躺枪,我们好心疼他们,他们太不容易了……

🐳:是啊,真要感谢这些cp粉一路陪我们到现在,一路看着我们成长,我相信他们会理解的,你要对我们的粉丝抱有信心好吗?

🐱:恩,希望他们不会太难过,过后消停一段时间,我们再给他们发点糖,你说好不好?

🐳:好,一切听媳妇的!😘😘

🐱:你看还有这张我还舍不得,就是我们和白老爹的合照。

🐳:恩,我也舍不得,还真想白老爹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好不好,明白有个空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在剧组的时候,他对我们真像我们两亲爹一样,对我们特别好!

🐱:恩,好!以后有空也把枫枫和陈稳他们也约一下,剧没了,也不能断了这份友谊对吧?!

🐳: 宝贝儿,别看了,我们睡了好吧,我有点困了~

🐱:你困,你先睡,我再翻一下,满满都是回忆啊……

(这时🐳一把抢过手机,关机,放好,再压向🐱)

我们一起来做一下睡前运动~~~

END

【瑜洲】“特别的日子致特别的瑜洲”

★本文实属个人xjbk,不喜勿喷!谢谢!

5月26,今天是许魏洲泰国演唱会的日子,好遗憾不能到现场为自己喜欢的爱豆加油助威!只能在这里默默祈祷洲洲一切顺利+圆满成功!🙏🙏🙏

我是2018.4.26经朋友介绍看了“上瘾”,还是删减版的,当时的第一反应:这两男主好帅,特别是顾海这个人,把霸道总裁份演的淋漓精致,白洛因演的好傲娇……一口气就看完了15集,只觉很不过瘾,又去看原版小说,看完惊叹:作者不愧是头号腐女!

看了上瘾没掉进坑,看了小说也没掉进坑,可万没想到在b站里看到他们拍的花絮
就好不留情的掉进了坑,从此再也爬不起来了,除非以后这两人彼此再也不相爱了,或许还有可能有出坑的机会……

都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果真也是,如果当时拍这部戏原定的两主角不换人,黄景瑜与许魏洲也不可能因这部戏而相识,相知甚至相爱……你说,这么有缘分的两人终究会遇见彼此,可是又试想一下,就算以后会遇见,他们有相爱的可能吗?他们在遇见彼此之前都是直男好吗?黄景瑜在拍摄上瘾的时候都还爆料和前女友分的不清不楚?怎么可能会和一个同性之间有着不可言说的关系。所以说啊,真爱来了,挡也挡不住,“我不是同性恋,我只爱你,你只恰好只是和我同一性别而已!”

我之前也看了几部耽美题材的影片,看到他们接吻,亲热戏的时候,总感觉少了什么?直到看瑜洲的时候,才明白少了什么?那就是“感觉”,发自内心情感的感觉,很自然,仿佛本该如此,“洲洲的眼睛会说话,景瑜的眼睛不说慌”,我相信这句话大家都很认同,可想而知两人已在不知不觉里都陷入了感情的漩涡……

要说不舍,不感动,不纠结,不迷茫,那是不可能的,也没有黄景瑜的“归心似箭~不想结束~感觉很幸福……”
也没有许魏洲的you love~顾海,我爱你,也没有很多场合或采访时那又一次又一次的表白……

洲洲在爱这方面是勇敢的,他清楚明白的知道黄景瑜是值得他爱的,也是对他有感觉的,他不想因为世俗的眼光而错开他,错开了他,或许再也找不到像黄景瑜那样对他包容,疼他,呵护他的人,所以他勇敢的迈出了那一步……

相反,景瑜在爱这方面他考虑的更多一些,毕竟他早早就出社会了,而且在模特界里这种事也司空见惯,但是能走到最后的少之又少,他不得不考虑:他和洲洲之间到底能走多远?洲洲爱的到底是顾海还是我黄景瑜?哪天洲洲走出了戏,他却陷入了戏里出不来,他又怎么办?所以,我们看到很多采访或在上海见面会里,黄景瑜面对洲洲直白的宣言很是无措,他不是不爱,他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他很矛盾,他看见面对被自己拒绝洲洲委屈的表情的时候,又很心痛……

“2006年上海见面会”都说是糖,可仔细一看,却是糖中含着刀,当时两人的关系还不明确,洲洲害怕和黄景瑜相处的日子变的越来越少了,他害怕这份情感也会随着分开而消失,所以全场都像一个要糖的小孩跟着黄景瑜……

随后,计划赶不上变化,洲洲的表白,那边还没走明确接受,又爆出和cjd的绯闻,令两人的关系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地步,一个不想与对方说,一个介意对方不告诉自己,才令第二天两人拍“家暴”特别别扭的相处模式……

当天,洲洲粉丝100万发福利,唱的“十年”,“十年”,真是一个有特别有故事的歌!或许在那时他想逼自己一把,也逼黄景瑜一把,如果对方没有任何表态,或许正如歌词一样“十年之后,我们还是朋友,只是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难免成为朋友……”我想,如果过后黄景瑜没有任何表态的话,洲洲真的从此以后就会放弃了,天秤座的人:敢爱敢恨,对自己认定的事,对自己特别狠……所以隔两日在ok采访是,洲洲对黄景瑜明显的疏离,黄景瑜当时暴瘦的状态也正好证明他的纠结和痛苦,他终于明白“没有什么对比失去许魏洲还可怕的事”,后来在3月10那天风度拍摄,当黄景瑜看到苛博挨着洲洲坐,还将手搭到洲洲肩上,他快杀人的眼神……后来两人又独处拍摄时他望向洲洲深情的眼神……我想在那天洲洲一定得到了黄景瑜那里最满意的答案。所以都说3月10日是他们定情之日,不无道理!

不得不说,洲洲的十年逼的黄景瑜冒出了头,苛博的出现让他不得不全身而出,虽然未来不可知,但是此刻爱人却不可失,错过了,就真的是错过了,到时上哪里去哭?

幸好兜兜转转的两人终于花好月圆…………

从2016到现在的2018期间,两人虽然不再铜矿,可是他们始终不忘那些在背后默默支持他们的粉丝们,特别是cpf粉,所以常常同款衣柜,同款鞋,同款饰品……甚至理想对象都是暗搓搓的指向对方……在这里,我只想说,谢谢黄景瑜和许魏洲,是你们让我们在这浮躁的社会,在快餐似的爱情里又看到了什么是“真爱”?什么是“至死不渝”?

在今天特别的日子里,有网友说,洲洲要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当年张国荣唱给他另一半听的,他们都好担心洲洲……我想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时代毕竟不同,遇到的人也不同,等到将来两人不想在娱乐圈里了,还可以一起出国,找一个海边,开一个酒吧,黄景瑜负责打理,洲洲负责貌美如花,心情好,还可以唱一首自己喜欢的歌……光想想就如此美好……

最后,献上我们默默的祝福:祝你们永远都好运相伴,幸福安康!😘😘

风瑜同洲,至死不渝!

可爱吗  ?*^o^*   *^o^*

【瑜洲】“捡球记”

🐳:  白洛因,织什么呐
🐱:  织道具

🐳:  织什么道具?
🐱:  自己去看小说

🐳:  什么小说?
🐱:  你丫!上瘾了

🐳:  白洛因
🐱:  干嘛?

🐳:  因砸
🐱:  😄😄

🐳:  白洛因
🐱:  干嘛?

🐳:  因砸
🐱:  说

🐳:  织什么呢
🐱:  织儿子了

🐳:  给谁织的?
🐱:  给我儿子织的

🐳:  你儿子谁啊?
🐱:  说话的那个

🐳:  怎么跟你爹说话的呢
🐱:   呵呵……

🐳:  织什么呐
🐱:  你猜呀

🐳:   你看我鞋san不san?
🐱:   嘘嘘……去

🐳   白洛因
🐱:  干嘛?

🐳:  织什么呐?
🐱:  道具啊

🐳:  什么道具啊
🐱:  你没看小说啊

🐳:  啊,给我的是吧?
🐱:  你是顾海吗?

🐳:  我是顾海!
🐱:  给我大儿子织的

🐳:  白洛因,你织什么呐
🐱:  你刚刚问过了,你有病啊?

🐳:   给我的,是吧?
🐱:   别忘了吃药啊!

🐳:   你是顾海吗?
🐱:   你是顾海吗?

🐳:  我是顾海!
🐱:   哦

🐳:  白洛因
🐱:  干嘛?

🐳:  织什么呐? 改革cun风cui进门
🐱:  😂😂😂😂

🐳:  白洛因
🐱:  啊

🐳:  你的球掉了
🐱:  给我捡回来

🐳:  我给白洛因捡球去
🐱:  谢谢你!😊😊

🐳:  别客气!瞅瞅你!
🐱:  😂😂😂😂😂😂😂

“让我紧紧抱着你不放开……”

【瑜洲】“忘了我吧”

“不是不善于表达 

有些话不说也罢    算了吧

越陷越复杂    明明相互牵挂

却朝反方向对话   不累吗

不如就直接断了

乱挣扎的尴尬

你忘了我    你忘了我吧

伤好过不快乐     放了吧    放了吧

成长总会有代价

爱免不了有伤疤  

说实话   不在乎是违心的话

舍不得也割下

你忘了我吧    你忘了吧

就当是从未遇见过好吗

你忘了我吧    你忘了我吧

放了吧”

【听了这首歌,认真读着歌词,莫名很感伤,明明彼此都是那么在乎对方,可是却只能是远远的望着,明明是那么近,却又是那么远…………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吗?】

“因为我从来不去跟任何人证明我很爱他……”

“因为我觉得需要证明的爱都不够纯粹……”

“如果,陪我到最后的是你,一路风雨也没关系”

“如果,陪我到最后的不是你,我们的点点滴滴,我一点也不会忘记,”

“如果,最后你会回来,晚一点很没关系……”